高盛多年收入增长乏力,CEO布兰克费恩能否让其起死回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0 21:35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Dakin Campbell

  2012年至2017年高盛收入增长乏力,交易业务的市场占比原地踏步

  “我们已经明确了每个业务的增长战略,并正在推行这些战略”

  推特发声

  “今天的决定是环境保护和美国在全世界领导地位遭遇的一次重大挫折。”通过这些文字,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于6月1日首次发推,抨击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其他美国大银行的CEO没有一个有官方推特账户。除了金融监管外,他们中的多数人都避免在任何平台上就政治问题表态。而布兰克费恩却特立独行,尽管因高盛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而成为了众矢之的,但他不惧招来更多的批评。“我感觉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不可避免的,”他说。之后他又发表了六条推文,关注人数达4万。“在这个世界上,我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让外界了解我们,因为我已经真切地感受到了不被理解的后果。”

  在担任高盛CEO的第12个年头之初,布兰克费恩开始借助推特大胆直言,同时着手进行战略重组。如果说他CEO职业生涯的第一阶段止于金融危机,第二阶段是危机后的几年的话,那么2016年他宣布战胜了淋巴癌,并决定继续留任就是第三阶段的开始。 

  高盛CEO: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 

  回应外界质疑

  他的长期副手、外界公认的接班人加里·科恩(Gary Cohn)见接班无望,离开公司,出任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一职。布兰克费恩的决定还引发一些投资人和分析师的质疑,他们怀疑布兰克费恩是否有能力让高盛重新焕发生机。2012年至2017年高盛收入增长乏力,交易业务的市场占比原地踏步,而竞争对手却攻城略地,扩大市场份额。是公司高层的经营理念过时了?“他们就像是波涛汹涌的水面上一艘没有桨的船,”投资银行Keefe,Bruyette&Wood(KBW)的分析师布莱恩·克莱因汉泽尔(Brian Kleinhanzl)说道,“如果银行和交易业务不改善,你如何提高收入呢?我没听说他们已经找到了答案。” 

  如果有人认为疾病会让布兰克费恩离开华尔街,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这是他于2016年1月回到办公室后传递给公司内外的信息。此前,他经历了600小时的化疗,最终拿到令人鼓舞的医疗报告。他身形消瘦,穿着牛仔裤和衬衫,领口敞开,双脚搭在咖啡桌上说,他意识到工作是让他忘却病痛的好方法。

  18个月后,62岁的布兰克费恩拿出了一套促进收入增长的举措:成立一家面向消费者的银行;为资产管理提供更多资源,包括发起一系列交易所交易基金;加大对贷款业务的关注等。总的来说,他仍将交易、投资银行和本金投资——用自有资金进行的投资——作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根据一位了解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董事会对此没有提出异议。 

  部分投资界人士对此并不十分信服。他们担心布兰克费恩对高盛业务进行的调整,不足以适应经济增长放缓,也不能应对旨在限制交易范围的监管规定。尽管特朗普提出的减税和放宽银行业监管的计划可能会有所帮助,但鲜有人预计,银行业收入将会回升至衍生品交易充斥华尔街时的水准。“我可以预见,有些人会说‘这很有挑战性’,‘增长点在哪里?’”布兰克费恩说,“尽管我们认为,将来有一天市场会变得更加活跃,但我们不会坐等这一天的到来。我们已经明确了每个业务的增长战略,并正在推行这些战略。”

  特朗普提出减税和放宽银行业监管的计划可能有帮助,但华尔街难以回升至2007年之前的收入水准 

  布兰克费恩的计划面临的挑战是,交易业务自2009年以来已发生很大的变化。华尔街在金融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招来骂声一片。2010年1月21日,总统奥巴马提议实施一项举措,禁止银行利用自己的账户进行交易,不得持有对冲基金或私募股权基金的大额股权(这两种策略对高盛的崛起功不可没),只能进行代客交易。许多人认为此举是对高盛业务模式的批评。

  2010年晚些时候,美国国会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其中包括以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名字命名的、限制交易范围的《沃尔克规则》。这个规则使长期持有债券更加困难。对资本金要求的更加严格导致交易成本增加。监管机构还迫使银行剥离那些持有铝和石油等大宗商品库存的分支机构。据彭博整理的数据显示,在这些举措的合力作用下,自2009年以来,美国最大几家投资银行的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交易收入下降了42%。  

  最佳纪录保持者

  布兰克费恩之前曾是一名黄金销售员,他借固定收益业务高速增长的东风坐上了高盛的头把交椅。他押注一旦经济增长加速,那些对高盛致力于代客交易服务心存感激的忠实客户,就将给公司带来收入增长。该策略的关键在于搞清楚哪些变化是暂时的,哪些变化是永久的。高盛正在评估其大宗商品交易业务,该业务2017年上半年创下了十年来最差表现。“我们感觉从一个周期来看,我们做得很不错,”他说,“但风险就是风险。我们正在做的事可能和其他人不同,我们最终可能会对此感到遗憾,也可能会感到庆幸。我很希望我们在金融危机爆发前的一段时间就退出了抵押贷款市场,但如果真是那样,人们又可能会认为我们的表现不佳。” 

  布兰克费恩是仅有的两位金融危机过后仍保住了饭碗的大型银行CEO之一,另一位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的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而高盛仍是行业内部分回报指标的最佳纪录保持者。美国企业界优先选择高盛为其执行结构复杂的交易,高盛在杠杆贷款发放、并购顾问服务和大宗商品交易排行榜上仍位列第一。据四位要求不透露其姓名的前高盛合伙人在谈及布兰克费恩的业绩时说,他最大的成就,可能就是在金融危机后为挽回高盛声誉所做的努力。 

  杰米·戴蒙(Jamie Dimon)——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CEO,华尔街的传奇人物 

  公众的批评

  2009年,《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将曾出售有毒抵押证券的高盛描述成“一只缠绕在人性面孔上的巨大吸血乌贼”。几个月之后,布兰克费恩在接受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采访时打趣地说,他是在“做上帝的工作”。到2010年1月,在金融危机迫使800万美国人失业之际,高盛员工却拿到了160亿美元的收入,公众对此无比愤怒。

  为了平息公众的不满,从布鲁克林区公租房里长大的布兰克费恩努力展示公司柔性的一面。他从公司奖金中拿出5亿美元,启动了一个名为“万家小企业”的计划,向企业家提供资金和建议。同时,他还在高盛内部建立了商业标准委员会。2012年,他将美国民主党资深政治家杰克·西沃特(Jake Siewert)招至麾下,担任负责重塑高盛品牌的企业传讯部主管。 

  这些举措并没能阻止特朗普和其他政治人物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仍将高盛作为敲打的对象,将其刻画成导致美国梦难以成真的代表。不过,在大选中对高盛的猛烈抨击也没有阻止特朗普任命三位前高盛高管在政府担任要职,包括科恩、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以及副国家安全顾问迪娜·鲍威尔(Dina Powell)。这些任命让布兰克费恩的华尔街世界观在白宫有了代言人。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和国家经济顾问科恩在交流 

  6月,姆努钦公布了一份旨在简化沃尔克规则的报告,建议某些基金可以豁免遵守这些规则。如果这些规则的调整能够最终允许高盛将更多资金投入对冲基金,高盛赚钱就更容易了。据KBW的分析师估计,过去,每向基金投资1美元,高盛就可以通过股权和其他投资者支付的管理费而最高收获30美分。

  反对特朗普政策

  布兰克费恩一直声言反对特朗普的一些政策。1月,特朗普发布了限制来自7个穆斯林为主国家的移民进入美国的行政命令。该项命令导致一名高盛员工的伴侣因持有伊朗护照而不得不更改其旅行计划。在向全公司3.4万名员工发送的语音邮件中,布兰克费恩对此项禁令进行了严厉抨击。“我决不能容忍同性恋者受到无法获得公平机会的困扰,也不能容忍有人因为自己的妻子持有伊朗护照而受到限制,无法自由旅行。”他说。 

  在科恩离职之后,布兰克费恩将时任投行部联席主管戴维·所罗门(David Solomon)和当时的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任命为高盛的联席总裁。一些分析师认为,所罗门和施瓦茨需要几年时间的磨练才能走到取代布兰克费恩的位置,但没有人会认为他们会改变高盛的业务重点。

  改善公司回报

  为了应对交易收入减少的局面,布兰克费恩将重点转向改善回报的其他方法。他亲自监督薪酬丰厚的合伙人从公司退休,并将非薪酬费用降低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即便如此,高盛也很难重新回到1美元股东权益产生30美分或更多利润的时代。2016年,高盛的每1美元股东权益的利润不足10美分。“虽然说监管钟摆不再对准这些华尔街大鳄,但我们永远也回不到2007年之前的时代了。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再回到那个时代,”研究公司Autonomous Research LLP.的分析师盖·莫斯考斯基(Guy Moszkowski)如是说。 

  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华尔街难以回到2007年之前的时代 

  布兰克费恩曾指出,他希望减少高盛占有的股本金——换句话说,就是将更多的利润分配给股东,而不是增加资本安全缓冲。他的愿望有可能成真。监管部门正计划放松年度压力测试程序(这是金融危机之后才出台的一项监管政策),允许银行将更多利润分配给股东。2017年6月,美联储指出其并不反对高盛的资本计划,这意味着高盛向股东派息或回购股票已经没有障碍。  

  不过,如果员工的执行不给力,公司的回报就难以改善。2017年一季度,高盛交易团队交出的成绩单远逊于其竞争对手。高盛将交易收入表现不佳归咎于部分市场的波动性太低——如果银行的交易客户不出手,银行交易收入自然就少了。不良债务业务团队的损失也令高盛伤筋动骨。高盛于7月18日公布二季度业绩,其净营业收入为78.9亿美元,净利润为18.3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3.95美元,股本回报率为8.7%,此前分析师预测高盛2017年全年的股本回报率将低于10%。野村控股的分析师史蒂文·楚巴克(Steven Chubak)指出:“投资者有些疑虑,但也算是正常行为,因为公司的一些增长举措仍处于实施的早期阶段。”

  2017年一季度,高盛交易团队交出的成绩单远逊于其竞争对手 

  布兰克费恩曾经在交易中采用过反向押注策略。1998年,他担任高盛固定收益业务部主管,走到破产边缘的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P)导致其交易收入下滑幅度超过30%。时任高盛首席执行官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对投资者说,他希望削减公司交易业务的规模。布兰克费恩也注意到,竞争对手也受到了打击。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大力扩大高盛的交易业务,到2004年,交易与本金投资业务收入占比由1998年的28%上升至65%。

  现在,竞争对手和投资者均将目光对准了布兰克费恩,期望他能够证明华尔街传统的交易模式还有生命力。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他将会是又一个需要带领公司实施变革,但以失败告终这类传奇故事的主人公。

  编辑:林一丹、赫炜

  翻译:陈雨凡

◆  ◆  ◆ ◆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